new WOW().init();

MOFLIX影院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9·11历史在我们眼前爆炸凤凰是怎样做到华文媒体第一家播报的?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4-06-07

      20年前的9月11日发生在美国纽约的震惊世界的恐袭事件,是奠定凤凰历史地位的一次报道。华语传媒的业内人士认为,911事件对于凤凰卫视来说,犹如海湾战争对于CNN一样,使它一夜成名。以下是《大事背后——凤凰卫视资讯台揭秘》讲述的报道幕后故事,揭秘凤凰卫视是怎样成为大陆、香港乃至世界华语媒体对911事件的最早播报者的。

      美国东部时间早晨8:30,纽约市消防局第一梯队第七消防车队接到报告:曼哈顿一个教堂附近的街上有煤气味,怀疑煤气泄漏,那里离世贸中心很近。消防车出动了,消防队长约瑟费法认为这不算太大的任务,他允许法国摄影师祖斯扛着摄像机随队拍摄,祖斯劳迪特、格狄安劳迪特这对法国摄影师兄弟一直跟踪拍摄这支消防队已经好几个月了,他们计划制作一部有关纽约消防队的电视纪录片。8:46,消防队员到达现场,他们正在用仪器作检查,摄影师祖斯和街上的人一起听到飞机低空飞临的声音,大伙好奇地向楼群上空抬头张望。祖斯也随着声音将摄影机镜头抬高,这无意中的拍摄,使劳迪特兄弟立刻从无名小卒,成为世界最著名的摄像师。他拍到的是一个改变了世界与历史的经典镜头:一架大型客机正对着纽约世贸中心大楼北翼撞去,一团巨大火球顿时从大楼撞击处喷出,浓烟弥漫曼哈顿上空。

      同一时间,凤凰卫视资讯台财经记者庞哲正像平时一样,在曼哈顿区的纽约华尔街股票证券交易所进行例行采访,撞机发出爆炸声时,她还以为是什么庆祝活动,再一看人们惊恐的脸,知道不对,第一反应是迅速向总部报告这一新闻。

      与此同时,《时事直通车》主编刘荔看到节目的一切工作就绪,吴小莉已经坐进了直播室,自己就走了出来,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这时,值班记者对她说,庞哲从纽约打来电话说发生了事情。刘荔跑了过去。电话里,庞哲特别紧张,有点语无伦次。刘荔说,庞哲你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庞哲说:“一架飞机撞上了纽约世贸大楼,现在我看到的就是漫天的纸屑和浓烟。”

      刘荔即刻打电话给台长王纪言。王纪言指示,马上组织播出。然后把情况报告给刘长乐。刘长乐事后说,“不管是什么样的飞机,如果撞到世贸中心,都是比较重大的事件,即便是一个事故,也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故,我当即决定用Live的方式播出,这件事情,从技术上反映出凤凰卫视一直处于一种准备直播状态,倚马可待。”

      庞哲还在电话里等待,刘荔跑过来对她说:“你把你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庞哲断断续续地讲述着,刘荔紧赶紧赶地记在了一张纸上。“这时候,我一看时间,离《直通车》播出只有几分钟时间了,我就跑步到了直播室,顾不上穿帮,直接把草稿纸递给了小莉。”

      吴小莉说,我记得当时庞哲的声音高亢得让人意外,我告诉她,我随时准备接你进现场。几分钟之后,《直通车》开始了,我准备在“国际专列”板块做直播,把庞哲的电线分,资讯台新闻编辑在FOX新闻屏幕上眼睁睁地看见第二架飞机向纽约世贸大厦冲来,它划出一道弧线,然后一头钻进了世贸大厦南翼,又是石破天惊的一次大爆炸。

      这时,主播台上的吴小莉在插播录好的新闻时,再次接通了庞哲的电话,只见她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啊?又撞了!第二架啊!知道了,继续。”她说:“我一面作着直播,一面在收着编辑的稿件,我印象很深刻,编辑就站在摄像机旁边,但还不敢穿画面。因为是直播,没有任何画面作衬底,我觉得在那个时候最重要的还是把最新的讯息告诉我们的观众。”

      此时,刘长乐和王纪言已经站在了主播台前,他们断定这是一次,马上调集力量,命令做好直播的一切准备。

      21时10分,《时事直通车》发出了凤凰卫视关于911的第一条消息:“美国纽约世贸大楼被袭起火”,凤凰卫视成了香港、大陆乃至世界华语媒体对911事件的最早播报者。

      21时30分,《时事直通车》结尾时,吴小莉再次插播最新消息及现场画面,并通报观众,凤凰卫视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将全线并机,对此事进行直播报道。

      约瑟费法是第一个进入被袭世贸大楼的消防队长。他一进大堂就听到尖叫声,只见两个人浑身着了火,后来才知道这是客机撞进大楼后,燃烧的航空燃油顺着电梯井流下来造成的。这时许多消防队员、警员都闻讯赶来了。被撞世贸大厦的大堂里,弥漫着烟雾还不算太浓烈,但四周的大玻璃窗全部破碎了,散满一地。大堂第二层漂亮的弧线型走廊,开始出现第一批逃出大楼的人,他们一脸茫然地在警员与消防队员引导下疏散出去。

      尽管事先预感到了任务将十分艰巨,但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竟演变成灾难。大堂里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混乱,被疏散出来的人群,从二层走廊绕走通往另一处楼的人行天桥出去。费法队长不让他们直接走世贸中心大楼大门,一方面是因为不时有爆炸的碎片砸落下来,更恐怖的是不时有人从几十层楼上绝望地跳下来。摄影师祖斯说:“在里面看不到,但知道是怎么回事,每次听到那撞击声就知道又有人死了,每次听到都很难过,声音很大,当时我想,上面的情况看来糟透了,坏到有人要不顾一切跳下来。”世贸中心大堂当时就像个蜂窝,一下子拥来那么多消防队,所有的队长们都手握通话器,与各自的队员们通话。这时,第二架被劫持客机又撞穿了世贸中心第二座南翼大楼,五角大楼也被袭击,炸掉了一个角,有谣传说还有第三架飞机又飞来了。那时,人们相信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此时,已经下班的主持人陈晓楠接到了程鹤麟的电话:“快回来,出事了。陈晓楠说,我的第一反应是感觉他在跑,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说话。我觉得一定是他的心脏病复发了,因为他是一个慢条斯理的人,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着急地说话。”

      陈晓楠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样跑出房间,冲向公司的,只觉得路特别长,怎么也到不了。而实际上,她只用了5分钟,来不及化妆就上了主播台。“我把耳机插到耳朵里的时候,听导播说还有30秒钟。从我在家里“腾”地坐起来,到跑到主播台上开始讲话,它是一个连贯的动作。所以,从到那个地方,坐上去,开始讲话,一直坐了七八个小时,好像觉得时间很短。后来很多人记得我当时说的那句话,“对不起我没有化妆,请大家原谅,因为现在出现了一件很大的事。”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会想到说那句话,我觉得我完全是下意识的,没有太多的想法,我已经没有任何思考的空间了,完全是下意识的。你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会发生多久的事情。

      胡一虎赶到公司,仅比陈晓楠晚30秒。紧接着,陈鲁豫、董嘉耀、刘海若、简福疆,还有公司大多数的员工都跑回了公司。演播室里站满了人,刘长乐、王纪言全部在现场亲自指挥。

      他们就站在那里,从自己的直播画面里,目瞪口呆地看着110层的世贸大楼慢慢塌下来,白色的烟尘像爆炸一样,带着巨大的能量,滚滚升腾,然后,迎面向人们扑过来。

      在爆炸现场,距离第一架被胁持客机撞击大约一小时后,消防队员大多进入大楼内救人去了,这时候北翼大堂显得空荡荡的,只有不多的几个指挥官还留在那里商讨对策,但情况越来越坏。突然,从世贸中心另一座大楼那边传来巨大的隆隆声响,南翼大楼开始倒塌了!人们惊慌奔跑逃生,尘土遮天蔽日。祖斯紧随别人身后,慌不择路地爬上已经停驶的滚动电梯,刹那间伸手不见五指。不知过了多久,有了灯光,祖斯凑过去看到,消防队麦克贾奇牧师躺在电梯底下,检查脉搏已经停了,电梯顶还4个人不知生死。费法队长叫人背起牧帅,他先冲出去看看二层出口人行天桥还能不能用,那里是最佳出口。逃出来的人个个灰头土脸,像一尊尊会动的泥塑。他们抬着麦克贾奇牧师的尸体,到了圣彼得教堂,将牧师放在祭坛上,这是第一具运到这里的尸体,麦克贾奇的死亡证上的号码是00001,成为第一个正式标明的罹难者。

      逃出来的人互相搀扶,庆幸着另一座世贸中心大楼仍然屹立,但大街上已经面目全非,尘烟笼罩着一切,即使是打着手电筒,也只能在浓浓尘土中隐约摸索着行走,当时是早上10:28。突然又一阵隆隆的巨响越来越逼近,人们拔腿奔跑,世贸中心北翼大楼也倒塌了!巨大的冲击波扫向整个曼哈顿区。逃生的人都感到了背后扑过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像死神要紧紧抓住你。

      大楼倒塌了,凤凰卫视的记者庞哲失踪了。她所在的位置,距离世贸大厦仅有一街之隔,她所在的美国证交所大楼受到了严重的冲击。陈晓楠说,我们最先感到这件事和我个人感情有联系的时候,是因为庞哲。

      庞哲原是香港中天电视台的记者,加盟凤凰后,负责纽约的财经报道。第一架飞机撞上世贸大楼后,街上警笛大作,证交所的保安人员开始清场。她趁保安不注意,悄悄溜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向香港发回了这一惊天事件的现场报道。接着,她又不断地做电话连线,直至世贸南楼倒塌。“十点四十分左右,外面突然传来地震海啸一样震耳欲聋的隆隆巨响,长达十几秒钟,只觉得门窗在震颤,发出嘎嘎的响声,烟尘从四面八方向我扑来,我立即抱着电话,钻到了桌子底下,当时觉得心都要从口中跳了出来,闭上眼,屏住呼吸,等待最坏的事情发生。然后,就是无边的黑暗。”

      在庞哲择路逃生时,世贸大厦北楼又塌了,她被逼逃进证交所的地下机房,后被救护人员救出。

      北京时间9月12日早上六点钟,当陈晓楠得知刚刚从危险中脱身的庞哲,又要与她连线时,她对这位从未见过面的姐妹充满了感激,不禁红了眼眶。

      9月12日,刘长乐提出:加滚动条,帮那些内地亲友寻找在纽约失散的亲人,这是凤凰一贯的作法,一贯的人文关怀。

      凤凰的总监、主编、助理、导播、助播、字幕、化妆、导控、主持人……全部投入了这场没日没夜连轴转的空前直播。担任英语同声传译的资讯台新闻副总监郑浩,连续值班十几个小时最后累得胃痛发作。王纪言说,你知道我那会儿在干什么,我在给郑浩拍背。刘长乐则给他的这位爱将送来了胃药。

      凤凰卫视对911事件连续进行了36个小时直播。见证了911的全过程。

      世贸中心大楼曾经是纽约人的骄傲,当年大富商洛克斐勒家族投下10亿美元巨资建造,筹划阶段就被称之为“20世纪第一建筑”,两座大楼竣工落成于1973年,总高415米。在下世贸中心大楼倒塌了!几千生命就像吹熄一根火柴一样永远地消失了。大楼倒塌后的钢梁结构被堆放在哈德逊河岸边的堆料场里,足足有4万多吨,可以看出袭击的破坏力是难以想象的巨大。

      911发生之后的几天,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每天都开着电视睡觉,从中了解他的城市正在发生着什么。他说,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像机遍布纽约的各个角落,他们会比军队、警察和特工发现更多的东西。24小时新闻频道就是他的城市监视器。

      历史从此改变。2000年1月1日零时,美国第42任总统克林顿在新年演说中,充满激情地模仿先贤的声势对美国人民说:“这是正在升起的太阳!”而仅仅过了一年,911事件改写了历史,对于美利坚合众国来说,这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这件事情的影响,导致了阿富汗、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倒台,并使世界各个主要国家都改变了运行的轨迹。

      对凤凰卫视来说,这是奠定历史地位的一次直播。华语传媒的业内人士认为,911事件对于凤凰卫视来说,犹如海湾战争对于CNN一样,使它一夜成名。

      让凤凰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直播对中国的新闻改革起到强力的推动作用。《中国传媒报告》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

      回顾国家主流媒体对911事件的报道,应该说,新华社的反应还是相当迅速的。事件发生当日,新华社便紧急动员,21时即发出第一条英文快讯。据我们到凤凰台去了解,他们播出第一条新闻的时间,比新华社整整晚了10分钟。但通讯社只是新闻之源,大多数刊载新华社电讯的报纸又都是第二天早晨才能和读者见面,急于在电视中看到现场场景的观众,一直

      等到24时的整点新闻时,才从中央电視台收到一则播音员的口播简要新闻。直到转天早晨,《东方时空》才在早新闻时段第一次作了比较详细的报道……

      电视节目频道选择器放在观众的手里,他们自己能决定对电视节目频道的选择。在大陆电视的节目频道上看不到这一爆炸性新闻的观众,当然要转身搭乘凤凰卫视中文台的“新闻早班车”了。观众搭乘凤凰卫视中文台的“新闻早班车”,这本身是件无可厚非的事一一道理很简单,乘客急着乘车时,当然是哪辆车快上哪辆……

      如果万人瞩目的新闻事件爆发时,我们的电视屏幕上“照唱照跳照哭照笑”,那就只好眼看着凤凰卫视的“专列”、“直通车”、“新闻早班车”把我们的受众都装走了。客观地说,保持“中国立场、华人视角”的凤凰卫视,还是相当公正的媒体,而那些直接从网络进来的西方媒体新闻,则掺杂着别有用心的揣测、无中生有的谣传,到时候“东方不讲西方讲”,那就麻烦大了。